物流共享成为数商兴农关键一环
发布日期: 2022-08-10 08:5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市农业农村局 字体:【

作者:盘和林 来源:农民日报

农村物流体系作为连接城乡生产和消费的重要纽带,有力促进了工业品下乡进村和农产品出村进城,实现了城乡生产与消费的有效对接,在助力脱贫攻坚、赋能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推动农村创新创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村电商领域提出了实施“数商兴农”工程的新任务,《“十四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也对这一工程进行了详细部署,即根据“商”与“农”互联互促的经济规律,重点着眼于改善农村电商基础设施、物流配送和农产品电商化,促进产销衔接。  

数商兴农的时代机遇

城乡连接紧密、功能技术健全、双向运营保障的农村物流体制,是主动适应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的必然要求。近年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行情,我国物流产业积极进行有效变革,农产品物流高速发展,数商兴农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

一是精准灵活的政策支持。近年来,国家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始终关注、把握农村电商的发展趋势和规律,大力支持农村电商的发展。从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第一次提到“电子商务”,到2022年提出实施“数商兴农”工程,农村电商的发展和布局思路逐渐明确。各大物流企业纷纷响应国家号召,建基地、建仓储,完善农村物流网络,农村物流的庞大需求也因此进入了快速释放时期。二是扎实有效的科技支撑。随着数字化赋能农业农村,数字经济也正引领着农村电商发展的新趋势,有效解决了许多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问题。农产品线上“品牌化+平台化”方向趋势发展明显,相关物流的交通运输、流通加工、产品包装等多环节也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三是庞大稳定的市场需求。当前我国农村市场展现出的消费力已经证实,数商兴农必将成为电商平台开拓新业务,带动新产业的竞争高地。  

数商兴农的现实挑战

农村电商一方面是满足消费的新渠道,另一方面是售卖农产品的重要途径。数字技术和数据要素赋能农村电商发展,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市场容量,在物流网络建设及其相关领域,快递企业正在积极布局。但网售商品也同样需要适应海量网民的消费偏好,产品标准化程度要高,物流速度要快,这些方面恰恰是农村电商的短板。具体来看,由于农产品资源分布的分散性,物流量、物流方向、物流路径难以统筹管理,直接造成了物流环节冗余、物流时间增加、物流损耗增大、物流成本上升、物流效率低下等诸多问题,因而需要有物流集散中心来集中货物,这便对数商兴农任务的实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下乡进村角度来看,农民网购商品量少且居住分散,农村电商面临“长物流链+低消费密度”的困境,干、支线物流与末端配送间无法有效链接。此外,农村物流站点不同于城市,“最后一公里”运输半径比较长,同城同村配送尚不发达,因而需要充分利用好农村线下已有的设施,如小超市、小餐馆等,增加农民快递提货点,完善本地化配送服务。从出村进城角度来看,农村物流运输的商品中,很大部分是生鲜产品。受到生鲜农产品集中上市后保鲜储运能力制约,农产品“卖出难”和价格季节性波动的矛盾突出。因此需要解决生鲜农产品的冷链运输问题,即需要完善从冷链仓储到冷链运输的全套冷链配套设施,这既需要高效的仓储设备,也需要保鲜技术的加持,这将是农村物流最大的机遇,也是最大的挑战。  

数商兴农的实现路径

共享经济制度的潜在利润来源于规模经济、风险分散、促进外部性内在化、降低交易费用等方面。农村物流具有共享经济的天然因子和有利条件,这种共享可以是租赁共享模式、交换共享模式、资源共用模式等。从概念上讲,物流共享指的是共享经济背景下,利用数字信息技术平台共享信息,各电商企业通过规划合理的配送方案,共享仓储、配送等服务,从而提升物流效率,降低配送成本。数商兴农过程中的物流共享,不仅会使共享参与者经济收益提高,而且还将实现系统的整体效益大于个体独立运行效益的总和,推动整个物流系统实现巨大变革。

资源重组配置。长期以来,相关部门大量投资农村公共服务建设,有效解决了许多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瓶颈问题。然而,对于大多数农村地区,物流配送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工业品消费者和农产品供应者。仅以农产品供应者为例,农产品物流是一种具有追加性的生产过程。在整个运行过程中,农产品物流需要打破空间与时间的束缚,因此农产品仓储和物流末端配送的效率是农村电商发展能否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阻碍。在农村物流供应链中,由于农村居民分散,物流建设的集约模式必不可少,应对现有资源进行配置和重组,使物流站点、物流集散中心规模与当地物流市场需求相匹配,不可盲目扩大物流投入。这是因为自建物流、第三方物流在农村特殊的环境下可能无法发挥其优势,反而会暴露其缺点,如自建物流成本过高、第三方物流重复配置、恶性竞争等。针对“下乡”和“进城”的两种流通渠道,应以集散中心为聚集点,以共享冷链物流为基础,建设高效快速稳定的生鲜物流系统,才可让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妥善解决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和农产品进城“最初一公里”问题。

组织重构升级。交易频率与交易成本紧密相关,交易频率的升高会提升相应的议价成本和管理成本。在这一理念下,共享物流的目的便是提高整个物流体系的组织能力、降低物流成本。首先,物流企业需要通过实现信息化、智能化来改造物流系统,一方面使其能够快速响应消费者需求,另一方面农民也更易掌控农产品数量、质量、是否适销对路,以智能化、数字化优化农村物流的运营效率。在这一模式下,不仅可以降低农产品的生产成本与流通成本,增加农民收益,还可以实现农产品快速流通,尽快实现其价值转换,为农民带来实际收入的增加。从另一角度看,农产品尤其是地方特色农产品生产周期长、产量有限,一旦成为爆款,很难及时满足大量需求。突破农产品成熟周期短暂的时间限制和地理销售半径有限的空间限制,需要通过组织重构升级,大幅拓展农产品消费的市场纵深。其次,利用智慧化物流集散中心,合理规划农村物流骨干线路,同时完善物流“毛细血管”的建设。最后,要灵活配置,针对农村季节性人员流动特征,及时调度物流资源,防止物流资源浪费。

产业协同增值。目前,大多数农村地区仅是停留在农产品的生产阶段,包装、保鲜、运输、售后等环节仍不够完善。这便需要让物流电商下沉到村镇,整合包括仓储、搬运、装卸、运输等硬件资源,与村镇已有业态融合,延伸新服务。农村物流供应链和电商加深融合,将推动农产品走出农村,也推动商品进入农村集市。在此基础上,便可以物流电商为基础,将就业带到农村,诸如电子商务产业园建设、相关售后服务、电商直播等,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农村地区第一产业延伸不充分、产业链不健全和第二产业加工转化率低等问题。

以上应对路径很大程度上需要通过物流共享和数字化手段来实现。数字化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增强信息决策能力的前瞻性,提高资产的适用范围与灵活度。农村物流供应链就是要向这种模式转变,在信息化过程中,资源重组配置、组织重构升级和产业协同增值,都可以采取信息化、数字化的方式来优化。下一阶段,农村电商应以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为基础,虽然在理论上,共享物流有实现物流资源优化配置、提高物流系统效率、降低物流成本的优势,但仍需要从政策体系、基础设施体系、人才体系及技术组织体系等环节全面考量,加速释放农村电商对农业生产和农村消费产生的巨大潜能。

分享: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