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释法之二】严打种业侵权,保护农业“芯片”
发布日期: 2022-07-01 10:03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市农业农村局 字体:【

【案情简介】

2022年4月22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四明”云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2017年5月1日,“苏翠1号”被农业部授予植物新品种权;2020年2月1日、7月22日,北京XX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与“苏翠1号”品种权人签订了梨新品种独家实施许可合同及补充协议,取得了该新品种的独占性生产经营权和以自己名义进行市场维权的权利。嵊州市XX园艺场未经合法授权开设网站宣传推广“苏翠1号”,并繁殖、销售“苏翠1号”梨苗,被北京XX公司提起侵权诉讼。该园艺场销售的“苏翠1号”梨苗经专业机构梨品种真实性检验,结果与北京XX公司独占生产经营的“苏翠1号”梨苗遗传相似度为99.79%,为极近似品种或相同品种。

法院审理后认为:嵊州市XX园艺场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繁殖并销售“苏翠1号”种苗,侵害了北京XX公司的合法权益。最后经合议庭主持调解,侵权方认识到了错误,自愿停止侵权,并同意支付一定金额的赔偿款,双方达成一致的调解协议。

【微普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二十八条 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对其授权品种享有排他的独占权。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可以将植物新品种权许可他人实施,并按照合同约定收取许可使用费;许可使用费可以采取固定价款、从推广收益中提成等方式收取。

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许可,不得生产、繁殖和为繁殖而进行处理、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出口以及为实施上述行为储存该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不得为商业目的将该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重复使用于生产另一品种的繁殖材料。本法、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涉及由未经许可使用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而获得的收获材料的,应当得到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的许可;但是,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对繁殖材料已有合理机会行使其权利的除外。

对实质性派生品种实施第二款、第三款规定行为的,应当征得原始品种的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的同意。

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的实施步骤和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七十二条 违反本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有侵犯植物新品种权行为的,由当事人协商解决,不愿协商或者协商不成的,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林业草原主管部门进行处理,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林业草原主管部门,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对侵犯植物新品种权所造成的损害赔偿可以进行调解。调解达成协议的,当事人应当履行;当事人不履行协议或者调解未达成协议的,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可以参照该植物新品种权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故意侵犯植物新品种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植物新品种权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植物新品种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林业草原主管部门处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案件时,为了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责令侵权人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和种子;货值金额不足五万元的,并处一万元以上二十五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五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

假冒授权品种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林业草原主管部门责令停止假冒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和种子;货值金额不足五万元的,并处一万元以上二十五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五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第七十六条 违反本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林业草原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和种子;违法生产经营的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三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三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可以吊销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

(一)未取得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生产经营种子的;

(二)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的;

(三)未按照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的规定生产经营种子的;

(四)伪造、变造、买卖、租借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的;

(五)不再具有繁殖种子的隔离和培育条件,或者不再具有无检疫性有害生物的种子生产地点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草原主管部门确定的采种林,继续从事种子生产的;

(六)未执行种子检验、检疫规程生产种子的。

被吊销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的单位,其法定代表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种子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

【典型意义】

种子被誉为农业的“芯片”,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种业发展问题,种业知识产权保护法律制度体系越来越成熟,对种子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也越来越大。去年12月24日《种子法》进行了第四次修改,扩大了植物新品种权的保护范围及保护环节,并提高了侵权赔偿的数额标准,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惩罚性赔偿数额倍数上限由三倍提高到五倍,法定赔偿额的上限由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植物新品种侵权案,虽然案件最终以调解结案,但其中的教训值得反思。未经授权繁殖、销售植物新品种种苗,这样的违法行为害人害己、得不偿失。植物新品种的培育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侵权行为不仅给品种权持有人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还严重挫伤了育种人的育种信心和创新积极性,非常不利于激发种业创新活力。

分享: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