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星点点到改革“燎原”
发布日期:2020-02-04 09:55 浏览次数: 字体:【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农业农村改革中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重大改革,对推动农村发展、完善农村治理、保障农民权益、探索形成农村集体经济新的实现形式和运行机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2017年初,《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发布,《意见》对如何赋予农民对集体产权的各项权能作出了明确规划和要求。

  如何在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全国“棋盘”中落好广西“棋子”?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表示:“要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决策部署上来,做到上下贯通、行动一致、执行有力,扎实有序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激发农村富民兴桂新动能。”

  2018年6月,农业农村部正式批复将广西玉林市、贵港市和桂林市荔浦市、崇左市扶绥县、梧州市万秀区、北海市银海区共6个单位列入全国第三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近日,记者深入自治区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几个试点地区,一线观察广西在改革中探索出的做法和经验。

  

  高位引领,统一认识,强化改革有担当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作为农村改革的“重头戏”,广西将落实农村集体产权改革放在了攻坚位置。

  改革伊始,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孙大伟针对清产核资和股份合作制改革两项硬任务表示:“要按时按质完成清产核资,依法依规抓好集体成员身份确认,稳步推进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积极探索推进‘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进一步盘活农村资源、激发农村活力。”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不仅涉及到农村各个方面的利益关系,也涉及到相关党政部门的权属和把控范围,是一项涉及各方面利益和责任的综合性工作。为此,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成立自治区农业农村体制改革专项小组,统筹协调该项改革,制订了“既有问题马上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本次解决”“改革不留问题”的“三问题”解决方案,努力将改革成本降到最低。

  去年,贵港市所辖县区党委书记、县区长几乎同时收到了一封来信,寄信人是市农村集体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信的内容不长,但迅速传导了工作责任与压力。在完成前期改革环节的基础上,2019年9月,贵港仅用一周左右时间就全部完成集体经济组织成立工作。

  “改革推进得快,首要原因就是各级领导高度重视。”贵港市干部群众对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最重要经验众口如一。市委书记、市长为此项改革领导小组的双组长,县、乡两级依此构建,由此自上而下形成站位高、落点稳的改革中轴和权责分明的改革核心,保证了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稳步推进。

  “九牛爬坡,各个出力”。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决不是仅仅靠着某个部门下的红头文件来督促,也不能是“马走日,相走田,炮打一溜烟”的各自为战,必须各得其所、各尽其能、各展所长,才能以“点”带“面”,以“面”促“点”。

  据了解,第三批6个试点单位均成立了由党政一把手担任主帅,农业农村部门牵头、各相关部门为成员的改革领导机构,通过自上而下层层建立各级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形成系统决策有部署、开展工作有章法、产权改革有成效的工作局面。

  自治区副主席方春明表示,思想不麻痹,领导不削弱,工作不松懈,由应急向常态转变,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始终牢牢把握工作主动权,改革试点工作压茬推进、梯次展开并逐步深化。

  

  压实做细,尊重实际,推进改革有办法

  回望广西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历史,有全国第一批试点的梧州市长洲区,也有第二批试点的河池市金城江区和来宾市合山市(县级)……广西农村集体产权改革从未停歇。

  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厅长刘俊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清产核资工作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工作量大、关系复杂、群众关注度高,是当前一项重要而紧迫的改革任务。”

  此时彼时,此地彼地,此事彼事,梳理村集体的“账单”有时候是剪不断、理还乱。然而,事出总有因,难题终有解,各改革试点地区不断在纷繁杂乱中理出头绪,坚信重重困难终会“柳暗花明”。

  走进贵港桂平市西山镇厢东社区,几个厚厚的档案盒里整齐地码着改革的资料,随手抽取其中一个盒子打开,一张表格上密密麻麻满是群众的签字和手印,这张该社区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确认办法的表决,清楚地显示通过率是100%。

  “让改革过程公开透明,使每个村民心服口服。”厢东社区党支部书记周嘉彪介绍,这个社区把改革的前期准备工作压实做细,改革过程中进行了充分的民主协商,形成了一套群众认可的操作流程,群众认可了流程,自然通过率就比较高了。

  “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倾听群众的心声。”贵港市副市长徐育庆谈及经验时说,各个村情况不同,不可能“齐步走”“一刀切”、一套方案包打天下,必须根据群众意见,看事物、想问题、作决定、定政策、办事情。

  为了保证改革流程民主、改革过程透明、改革结果无异议,贵港市还组成第三方(市、县两级抽调各成员部门财务会计、测绘、法律专业人员)对清产核资报表及综合材料进行审核,并聘请第三方专业团队在清产核资时进行专业的资源测绘和核算。

  贵港市正是本着求知于政策,问计于群众,最终创新于实践。据了解,全市5个县(市、区)23266个镇、村、组共核实农村集体资产总额46亿元,集体土地总面积1382万亩,成立集体经济组织1117个……

  “改革过程并非一蹴而就,但是把道理讲清,让群众听懂,群众也支持改革。”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副厅长王凯学说,不能用文件去框改革,而要用改革去丰富文件。

  据了解,由于涉及村民切身利益,村民积极参与,热烈讨论与回应,甚至出现了“良性”争吵。正是展开了平等沟通和对话,截至目前,自治区没有因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出现群众集体上访事件,群众满意度高。

  

  盘活资源,激发动能,推动改革有成效

  村委会旧办公楼改建商务酒店,成功招商进驻;村民合作社筹资建设的农贸市场,即将投入试运营;花卉种苗生物中心基地项目已进入施工阶段……2019年年初以来,梧州市万秀区城东镇河口村抓住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的机遇,筹集集体资金投资建设经营项目。

  作为全国第三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单位,一年来,万秀区411个村组全面完成清产核资。同时,针对各村以前出租集体山林土地的合同中租期过长、价格偏低的问题,由工作组进行全面清理规范,截至目前已完成清理规范集体资源承包合同的村达到16个。

  梧州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项改革解决了农村集体资产权属模糊、产权虚置等问题,激活了农村生产要素潜能和“农民股东”抱团发展的斗志。

  的确,昔日村集体资产不起眼的点点滴滴、丝丝缕缕、粒粒颗颗,如今开始引起了社员的注意,村集体分散的资源被集中起来,弱小农户的经济地位被强化起来,农村潜在的生产能力被激发、培育出来。

  “农村集体产权改革之后,社员开始掂量自己股份的轻重,计较村集体利益的短长,真正成为了村集体的‘主人翁’。”广西农业农村厅政策与改革处负责人说。正因如此,广西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进程不断加快、改革范围逐步扩大,成效也逐渐显现。

  贵港市港北区港城街道樟村原来是个贫困村,通过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将清理出的集体土地和农户预流转的土地整合起来,将其中的521亩以集体合作社的名义入股富硒火龙果的种植,形成“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合作模式,所产火龙果俏销市场,效益很好。

  樟村村党支部书记黄国健说:“通过集体产权改革,盘活了土地资源,短短两年时间,全村从贫困村一下变为富裕村,2019年村集体收入达到35万元。”

  在贵港市平南县大鹏镇景华村,素有“小张家界”之称的北帝山景区开始了营业,全村1.7万多亩山地交由企业出资打造景区,随着北帝山生态旅游区的开发,当地村民吃起了“旅游饭”。

  “景区里来一个游客我们就有分红。”村党支部书记张华凤介绍,全村2252名村民通过土地入股,由村集体与景区签订土地资源入股协议,景区建设期间企业每年给村集体5万元收益,运营期间村集体“坐收”景区门票(100元-120元/票)收入的5%为分红。同时,景区优先本村村民在景区就业,实现了集体收入有保障,个人收入有提高。

  (采访组成员:詹新华 高飞 阮蓓 巩淑云) 来源:农民日报